二手车交易市场

   时间追溯到2013年12月24日上午,在河南省荥阳市区一个交叉路口,突发一起三辆轿车连环相撞的交通事故,结果造成三车不同程度受损。

  “你咋开车的,看把我车撞成啥样了?”被追尾的前车驾驶员开门下车,满眼怒火,情绪激动。

  “又不是我撞你的,是我后边的车追尾了,看你凶成啥样?”中间驾驶员满脸委屈。

  “对不起,车速有点快,刹不住了!”最后一辆车驾驶员诚惶诚恐。

  该事故经荥阳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现场调研勘查,很快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最后一辆车的驾驶员马向阳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另两名驾驶员无责任。

  马向阳驾驶的这辆轿车,先前已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公司)投保有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事故发生时,均在保险期限内。

  而另一名车主为张丽萍的轿车,刚刚购置半年,却不想在这次事故中受损最为严重。事后,张丽萍将该车送往河南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维修,共支付维修费用17500元。

  第三辆车因为“伤害较轻”,通过车主之间沟通,已经赔偿到位,接下来无需提及。

  按说这起三车连环相撞交通事故的责任,已经交管部门划分明确,马向阳应当毫无疑问赔偿张丽萍的车辆损失。但两人在交涉中,却出现了新的问题。

  在张丽萍看来,自己刚买的轿车使用还不到半年,就被马向阳撞得“面目全非”,仅赔偿维修费用远远不够,还应当赔偿由此给新车造成的贬值费。

  但马向阳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赔偿车辆维修费用理所应当,但要赔偿车辆贬值损失于法无据,因为该损失并不是法律规定赔偿范围内的财产损失。

  在此情况下,张丽萍只好以原告身份,一纸诉状将马向阳、平安保险公司一并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赔偿其轿车的维修费17500元及车辆贬值损失两万元。

  荥阳市人民法院受理了这起特殊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值得一提的是,本案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张丽萍向法院递交了申请,请求对自己那辆“豫A”牌照轿车的贬值损失进行司法鉴定。2014年8月1日,河南旧机动车鉴定评估事务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鉴定意见为:豫A车辆因事故造成的贬值损失为3万元。

  有鉴于此,张丽萍当即变更了诉讼请求,将车辆贬值损失由两万元增加到3万元,并要求被告方承担鉴定费2000元。

  针对原告张丽萍的诉请,被告马向阳坚持自己的观点,不愿赔偿车辆贬值费用。而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则辩称,同意在交强险及商业险范围内按事故责任比例和保险条款承担合理的费用,但对于诉讼费、鉴定费用,公司不予承担。

  由于原、被告各执己见,且均不愿意接受法庭调解,主审法官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